媽媽的乳腺炎進度

在Matthew仔week 6的紀錄中, 提到媽媽會於週五見乳腺專科醫生
結果, 到底怎樣呢? 今天與大家分享一下這幾天的進度~~ 

11/25 (五), 媽媽早上餵了奶後, 就在婆婆的陪同下, 來到博愛醫院登記
雖然離家很近, 媽媽才是首次光臨博愛醫院 ; 專科登記處一早就有不少人了!


媽媽預約了10:30AM, 當日一早10:00AM就來到, 不過也等到11點多才見醫生
醫生聽完媽媽的情況, 建議馬上施針將塞奶抽出來, 而手術是即時進行! 

就在診症室的小手術床上, 媽媽在姑娘協助下轉上醫院袍, 先由醫生以照聲波確定塞奶位置
然後, 姑娘為媽媽清洗胸部, 以及準備好一系列的工具後, 醫生就開始手術:

(1) 在媽媽的右胸打一支麻醉針 --- 第一次在乳房打針, 很緊張, 也很痛!
(2) 醫生以針筒幫媽媽抽出塞奶
(3) 醫生在同一位置注入生理鹽水以清洗位置
(4) 醫生在同一位置抽出注入的生理鹽水
(5) 醫生及姑娘為媽媽按壓傷口, 之後包紮

其中, 步驟(3) 及 (4) 重複了數次之多, 不過整個手術並不算長, 約在半小時之內
而媽媽總共抽出了約一安士的, 又黃又杰的塞奶..
它的顏色是這樣的, 中間並帶一絲橙紅, 老實講難以分辨是奶還是燶
醫生也指要經過化驗才知道...  

由於抽出的份量不少, 醫生約了媽媽11/28 (一) 回去覆診
又著媽媽一定要繼續餵奶, 餵不了也要揸掉清掉, 媽媽當然遵命
就這樣, 雖然胸口懷著傷口, 但媽媽以為塞奶的故事就此結束, 離開時還很高興!

然而, 就在當日下午5:30PM, 媽媽發覺塞的地方又再起了硬塊...
雖然體積不及先前大, 但都夠媽媽很氣餒了 --- 難道媽媽要持續這樣, 隔幾天就去拮針來清奶嗎?
那一刻媽媽真的很不開心, 很想放棄餵奶算了.. 

但在另一方面, 以媽媽堅定的個性, 未清楚原因前, 媽媽又不容自己放棄
幸運是翌日是雙週六, 健康院剛好有開門, 媽媽決定又去找姑娘問個明白!


11/26 (六), 這天爸爸終於不用上班, 早上一家三口又飛的去健康院了~~~



媽媽忍不住要再讚健康院的鄭姑娘及林醫生, 雖然媽媽沒有預約, 還是馬上替媽媽看症

她們安慰媽媽, 施針後返發的情況是很正常的, 不然博愛方面也不會那麼快叫媽媽覆診啦
林醫生又以嚴重暗瘡 / 大孖瘡為例子, 第一次擠掉面層的燶後, 底層的燶會再冒
而施針也不會對乳房及餵奶造成長期不良的影響, 所以可以放心去做

但媽媽還是很擔心, 如果以後每次上乳都塞著, 那又怎麼辦?
林醫生開解媽媽, 暫時不用想得太多
總之博愛方面密密讓媽媽覆診, 有專科醫生監督著就沒有問題了

此外, 媽媽還面對吃下大量抗生素後 (每次4粒膠囊), 出現胃痛的問題, 很慘.... 
林醫生教媽媽不要完全空肚吃藥, 情況就會改善
另一方面, 鄭姑娘又幫媽媽再揸了一些奶, 又大讚媽媽的情況改善不少

她們的意見及幫忙, 真的有如一支強心針, 媽媽的心情又放鬆下來了!
下午, 還與一班親愛的食友, 短聚得十分愉快, 遲些再記吧~~~ 


11/27 (日), 媽媽繼續餵奶+揸奶的日子, 這天還首次帶了Matthew返教會呢!
重回教會, 見到很多熟悉的臉孔, 媽媽真的很開心 
不過同週六一樣, 遲些再紀錄詳情吧


11/28 (一), 是再度覆診的日子
有了上次的經驗, 這次媽媽獨個上路, 結果一如所料 --- 又要再施針去抽塞位

然而今次抽到的份量比上次少了很多, 只得上回的五分之一
而且抽出的並不如媽媽所想, 是新進的奶, 而是紅紅橙橙的血水
醫生說, 這是燶奶清掉的signal, 是好事
不過之後很可能還要重複抽多幾次, 才會完全康復, 並約了媽媽今週四再去覆診

噢, 那即是媽媽又要忍受多幾次皮肉之痛了...
不過最擔心的新奶塞進去沒發生, 媽媽已經很開心

另外由於上週二在屯門醫院急症取的抗生素差不多吃完, 今次又要買新藥
博愛醫院的藥房不同健康院 / 屯門醫院, 特別的慢, 媽媽等了大半小時才取到藥! 

而且媽媽一收到藥包, 嚇了一跳 -- 怎麼這樣大包啊?? 



原來醫生除了上回一星期的藥, 建議媽媽再服多兩星期的藥, 全部都要吃完
哎呀, 慘了, 可知這抗生素除了難消化, 吃完很臭, 還令媽媽肚瀉, 副作用挺多....

不過, 為了克服乳腺炎, 並繼續餵哺人奶, 媽媽再難啃都會啃下去~~~
最後, 也多謝大家的關心+打氣, 成為媽媽很大的推動力呢!
仍然相信, 明天會更好! 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