媽媽睇中醫 - 第一次針灸+刮莎+拔火罐

昨晚講到媽媽給Matthew傳染後, 晚間喉痛得十分嚴重, 週五特地請病假去看西醫

醫生卻不能解釋媽媽「日頭OK、夜晚勁痛」的現象, 反問媽媽是不是買了新傢俬?
媽媽心想, 買是買了 (或應說訂了), 但貨還未到呀.. 根本沒有關係呢! 
不過既然來了, 那就拿了止痛藥回去吧~~

然而, 前一晚的劇痛現象實在令媽媽心有餘悸 (那種痛可以令媽媽痛醒!!)
於是回家午睡休息一會 (吃了西藥很睏呢..), 傍晚餵了奶又出門看中醫了

媽媽去看的是位於建業街彪記牛腩旁邊的仁濟堂中醫
 



當值的林醫師為媽媽把脈後, 告訴媽媽是肝火 (還是虛火? 搞不懂...) 上升
日間當人有事情忙, 專注起來可以壓抑這火;
去到夜間, 人一鬆弛下來, 火氣會上升, 特別媽媽夜晚還要餵奶, 所以升得特別急..

媽媽聽到後, 雖然不能完全明白, 但覺得他比之前看的西醫有料到
就問: 「我仍要餵奶, 開藥時就就住嗎?」
醫師也很坦白, 要開可以餵奶給BB的藥, 根本沒多少效力
他只可開藥性稍輕, 只持續一晚的藥方, 然後媽媽要丟一晚的奶...



其實聽到這裡, 媽媽不太想幫襯了
因為媽媽始終擔心過了一晚, 藥性仍會影響Matthew;
同時又不捨得, 也不想辛苦放假也要揸奶來丟! 

不過, 醫師同時也提出, 為了更快的降火, 媽媽可同時做針灸+刮莎+拔火罐
媽媽一聽, 嘩, 全部都未做過, 好驚!!
之不過, 這些效同西醫外科手術的中醫術, 既可以在不影響BB的情況下幫到媽媽
也就試試吧, 於是媽媽即晚上到醫館的2/F, 開始接受治療!

林醫師為媽媽斷症及寫藥後, 就由另一位袁醫師 (女的) 動手進行治療
媽媽最先接受刮莎, 褪下衣服叭在床上, 由袁醫師由頸部開始, 一直刮至背部
刮莎的感覺有點酸, 也有點痛, 可以忍受, 過程約莫十多分鐘

之後袁醫師緊接為媽媽進行拔火罐, 頭一個罐時媽媽很緊張
然而感覺不會很熱或痛, 只是一陣頗強的吸力附在身的感覺
媽媽背上共貼了十多個罐, 整個過程只用上一兩分鐘就完成
這些罐停留的時間也不長, 大概5分鐘左右吧, 然後又全數拔走了~
醫師說, 媽媽的火氣很重, 應該上了數天了, 的確很準呢!

最後的一步是針灸, 也是媽媽最驚青的治療
袁醫師幫媽媽清潔一下背部後, 讓媽媽穿回衣服, 然後面向上接受施針
是次針灸的位置很廣泛, 由臉部 (眉心、鼻翼、下巴)、喉部、手部及腳掌都有
前後要施十多二十針, 媽媽好驚呀!!

袁醫師安慰媽媽, 感覺只是像蟻咬, 不算太痛的
果然, 在醫師的巧手之下, 十多支針很快的「啪」進媽媽的穴位
除了剛拮一瞬的「蟻咬感」, 之後針插在身上也沒有感覺, 完全不痛的
施針後, 媽媽要等廿分鐘左右才拔針, 最痛的, 算是拔針後以火酒消毒吧

就這樣, 媽媽就完成了一系列的中醫療程
很神奇的, 做完後媽媽即時感到喉嚨沒那麼腫痛了
於是媽媽決定暫時不服藥, 只靠西藥止痛, 希望身體慢慢回復正常水平~

今晚, 也給大家看一看媽媽治療後的痕跡
針灸的紅點早已消失, 刮莎則留有不少紅點紅痕, 但最明顯還是拔火罐的印記
又紅又紫, 好像一片片辣肉腸 (Pepperoni) 貼在身上!!! 


手上的與頸部的, 背上還多著呢, 還真像一件pizza........



也講一講, 來到週六媽媽的喉痛好多了,
不過喉頭就開始有點癢, 會不停咳嗽, 與Matthew仔一唱一和啦....

希望明天我倆會繼續康復好轉, 最後真多謝大家關心支持及祝福打氣呢!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