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至主要內容

打氣提神 ♡*♡ SoftCreme ♡*♡ 仙景下凡軟雪糕!!!

昨晚的新聞,相信看到絕大部分港人心碎,連向來政治冷感的甜魔媽媽都心痛了... 沒法子,前面的路仍是要走,只求天父賜恩憐憫香港,給小兄妹及更多小朋友一個公義和平的社會~


心情鬱鬱不歡,不如分享一間美味又有趣的雪糕店,來為大家打氣吧;上圖有如仙景下凡的軟雪糕,是位於大坑新開不久的 SoftCreme 出品。說起來,近月有很多新雪糕店開張,上週四晚活動過後,甜魔媽媽就與食友來到試試它有何特別吸引之處~
 
 
小店以純白裝修為主,店內有數張high chair,可供食客坐著享用雪糕。口味方面,除了近期火紅的牛奶蜂巢雪糕,還特別首創香檳酒味和玉米片配煙肉軟雪糕,也成為當日試味目標。
  


店主一來就推介我們要試 Flamed Bacon ($42),成品除了上層加了煎香的煙肉粒,所用的軟雪糕也是 Cereal Milk 口味,帶殼物香之餘有少許鹹味,面層再加上殼物粒,組合充滿新意。而軟雪糕底層又特別加了乾冰,慢慢影也不怕融,又有煙霧彌漫的夢幻效果,吸引非常!
 

提一提大家,煙霧最強之時並非一上檯的時刻,而是在上檯約 5 秒後。想拍下仙景下凡的一刻,就要抓緊時間了~
 

眼睛飽享娛樂,也輪到口腹享受了:煙肉粒鹹鹹香香,和Cereal Milk軟雪糕味道非常夾;而且軟雪糕質感軟滑,吃時夾雜著煙肉及殼粒的脆口,十分過癮,果然值得推介!


也試了 Australian Honeycomb ($42),這次用上了原本的 Hokkaido Milk 來作為軟雪糕底,面層再加上澳洲來貨的蜂蜜。一陣煙霧彌漫過後,又是時間~開餐!


試完 Cereal Milk 再回頭吃 Hokkaido Milk 軟雪糕,兩者質感都是十分滑溜,同時明顯感受到牛奶的清甜味,對,由於甜度不高所以是清甜,不好甜的也會喜歡接受,抵讚!至於面層的澳洲蜂蜜,也是味道清甜,一咬即碎但會有點渣。
 

難得老闆很坦率,直言他找了多間供應商,發覺不是太甜就是有渣,最後選定沒那麼甜的成品;質素是不及 Honey Creme,但就努力以軟雪糕取勝。其實這組合也真心不錯吃!
 

最後是年滿 18 歲才可以進食的香檳雪糕 Moët Soft Serve ($48),因為酒精含量達11%的哦!
 


這款軟雪糕,也是一樣的煙霧彌漫,但質感卻有點不同,明顯少了奶味,似是雪葩多於雪糕,但吃進口中又比雪葩幼滑。它的特點是香檳味非常濃,真的很似在飲Moët,如果你是香檳迷,準會愛上這款口味。事實是,當日同行的酒鬼老公,簡直對此味一試傾心!


總的來說,三款軟雪糕均有水準,各有特色,經開值得一試;而且小店每月會推出不同的口味,酒味也會轉款,不知下個月又會有甚麼驚艷新搞作?
 

最後,萬分希望事件最終以和平方式結束~~~~~~
  
SoftCreme
地址:大坑施弼街6-7號地下
電話:2370 3205
Facebook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oftcreme
  
** 想收到兩小兄妹的最新消息,可以like一下Matthew and Chloe fanpage哦~~

留言

此網誌的熱門文章

聖誕必吃!香港文華東方酒店 ღ 上海灘 × 文華東方節慶下午茶

最近吃了不少下午茶,但最出色的一定要數文華東方酒店期限推出的【上海灘 × 文華東方節慶下午茶】,無論氣氛、賣相還是味道都是一等一的好,非常推介給愛吃下午茶的朋友!     除了 Café Causette 或快船廊,一如之前數次與  Timothy Oulton  的合作,下午茶也在酒店大堂供應,而大堂也擺放著美美的下午茶攤位,上面綴以嬌美的紅玫瑰;另一邊則是閃爍的聖誕樹,配上古典雅致的環境,氣氛好極了!

輕鬆親子假期 @帝京酒店:Lion Rock 半自助午餐 + 家庭房體驗

爸爸開始放假,甜魔家也開始了超多場小渡假;首先分享由  2月派對  上幸運抽獎得來的  Lion Rock  半自助午餐 + 家庭房住宿體驗,沒壓力之下去食去玩,真的份外輕鬆愉快;而且酒店與超好行的 MOKO 商場接鄰,兩母女忍不住一起大敗家呢! 上週六Chloe完成跆拳道考試後(對,妹妹已經升級藍帶!),一家人先到酒店三樓的 Lion Rock 獅子樓  嘆一頓開揚美景下的半自助午餐,價錢$148起已包括自助前菜、新鮮沙律、湯品、甜品糖水及新鮮水果,匯豐卡還有8折優惠,相當抵食~ 

#移加檔案 #溫尼伯檔案 #YanInWinnipeg 第29週:出發告別篇

最近一週曼省確診數字再創新高,社交及防疫措施也進一步收緊,不過這些都不太重要... 因為,出文之時,親愛的家人已經抵達香港國際機場,成功取得機票,準備出發前往加拿大相聚了! 毅然出售兩幢物業、放棄百萬年薪 (老公)、同時也放棄多年來建立的人脈關係種種,一點不易;然而由第一篇「 艱難的決定 」開始,早已明白要追尋自由,以及守護一對子女的不菲代價。